宝宝你又流水了 宝宝都流水了还不要

  他一低头就看到了一双如秋水般的眸子,小心翼翼又带着几分期待的看着自己,眸光亮晶晶的,让人忍不住心湖一漾。

  不由自主的,他脸色柔和了些,声音也温柔了些许,比平常的装模作样多了几分真诚,“怎么了?”他问道,其实刚才方嬷嬷和她的对话他都听到了,却故意没有出声,他就是想看看她会如何收拾这个场子。

  冉心悦在君墨兮的目光下又红了脸,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会手足无措,心跳加速,“可…可否请王爷将今日收起来的帕子拿出来,嬷嬷要检查呢……”

  冉心悦废下了好大的劲儿才镇定的说完这一句话,心想她刚才的声音应该没有抖吧。

  君墨兮见她如同含羞草般的模样,越发得觉得她可爱,眸中的神色更暖,“自然可以。”说着便从怀里摸出了一方帕子,正是早上沾了她血的那一块儿!

  “谢谢王爷。”冉心悦接了过去,然后转身看着那嬷嬷,手里提着那块儿沾了血的帕子,神情得意,仿佛在说看本姑娘没有说谎吧,是你错了呢。

  方嬷嬷只觉空气中似乎有一个大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一张脸沉的不能再沉,连带着她周身的气压都低了下来。

  冉心悦仿佛没有看到嬷嬷的难堪一般,手里提着帕子,耀武扬威一般朝嬷嬷走了过去,将帕子往嬷嬷眼前一扬,带着几分胜利姿态的道:“嬷嬷可要瞧仔细了,这正是新婚之夜的元帕,从王爷那里拿过来的呢。”

  冉心悦特意咬重了“王爷”那两个字,她要的就是让嬷嬷难堪,让人知道知道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房间里安静得紧,方嬷嬷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饶是如此她还是接过了冉心悦手里的帕子,嘴里不甘心的道:“谁知道这是不是你故意造的假。”

  “你的意思是想说王爷无能?要不就是王爷大度,我给他戴了绿帽子他也要替我掩护?”冉心悦故意这么说,将君墨兮扯进来。

  果不其然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君墨兮瞬间黑了脸,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他倒是小看了她,在别人面前张牙舞爪,到了他的面前就变成了温顺的小白兔。

  君墨兮身上的冷气飕飕飕的往外冒,方嬷嬷想不发现都难,“噔!”得一下她就跪了下去,“老奴该死,口不择言,还望王爷恕罪。”

  本想给她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这丫头竟然反过来给了她一个下马威,在王府立了威。

  君墨兮一双眸子如墨染,脸上的阴郁很快便散了不少,“嬷嬷也是担心皇族血统,本王恕你无罪,往后切不可如此口不择言了。”

  “多谢王爷饶恕,老奴自当谨记。”方嬷嬷说着磕了一个头。

  “方嬷嬷是伺候了本王二十几年的老人了,又是本王的乳娘,本王念及多年情分,这么做宝宝可有意见?”

  见君墨兮问自己话,冉心悦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意见。”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出口气,并没有想要让方嬷嬷失去工作,或是受罚。

  “宝宝果真是心思善良。”君墨兮注意到了冉心悦的眼睛,见她说话的时候眼中并没有半分杂质,她并没有说谎。君墨兮开始有些怀疑她究竟是不是自己那夜见到过的人,若真是几日时间怎会变得如此之快?

  “还不快谢谢王妃?”君墨兮沉下了眸子,眸中讳莫如深。

  “是。”方嬷嬷应了一声,身体转了个方向,面对冉心悦磕了一个头,“多谢王妃。”

  “不必,你起来就好。”冉心悦不甚再意的道,她不是小气之人,只要方嬷嬷不再找自己麻烦,她也不会抓着人家的一点儿小过不放,再说方嬷嬷还是自己的长辈,跪在她面前她还真有几分不习惯。

  方嬷嬷闻言起身,并没有对冉心悦的话感激几分,在她心里这是冉心悦应该做的,因为当着君墨兮的面冉心悦就是不想放过自己也要表现出自己贤良淑德的一面。

  君墨兮看了一眼垂首站在一旁的方嬷嬷,眸黑如墨染,却是没有多说些什么,而是对冉心悦道:“宝宝赶紧去梳洗一番,今日还要进宫。”

  “哦,哦,好…好的…”冉心悦红了脸,点着头然后去后面梳洗去了。

  “你们也全都出去吧,还有站在院子里的,让她们都散了。”君墨兮挥了挥手,不用想也知道他那院子里是何种场景了,若不是有了前几次的前车之鉴,恐怕那些个女人就要登堂入室了。

  君墨兮想着揉了揉眉头,看样子得让那些个女人待在院子里不出来才好,免得污染了他的眼睛。

  “是,奴婢告退。”方嬷嬷欠了欠身,然后带着丫鬟们下去了,走的时候还打发了院子里的那些个女人。本来让那些个女人来就是为了杀鸡儆猴给她们看的,没想到她却栽了个跟头,早些让那些女人散了也好,王爷素来不喜她们免得叫王爷见了心烦。

  冉心悦很快就梳洗完毕,换了一件衣服出来。她出来的时候君墨兮也梳洗完毕了,身上穿着一件绯红色的袍子,镶着黑色的边儿,衣服上绣着精致的花纹,衬得他气质邪魅又危险。

  冉心悦再次被狠狠地惊艳了一番,那张脸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能叫人心神荡漾。天呐!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人,还是个男人,她真是嫉妒啊!不过还好这是她的夫君,自家人,不是别人家的!冉心悦又挺了挺小胸脯,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自豪感来。

  同样君墨兮也被冉心悦给惊艳了一把,绯色很衬她的气质,她的小脸是标准的鹅蛋脸,白白的嫩嫩的,似乎能掐得出水来,鼻子小而挺,嘴巴小小的,唇部饱满,像极了新鲜泛着光泽的樱桃,最妙的还是她那双眼睛,似是会说话一般,亮晶晶,水灵灵的,直盯着你的时候仿佛能看进你的心里去。

  “宝宝,真是娇俏可人。”君墨兮勾起唇,然后笑道。

  “是吗?”冉心悦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刚才梳妆的时候,她看见了自己此刻的样貌,与以前的自己有七分相似,却是比以前的自己精致了许多,以前她只能算得上一个耐看的小美人,如今的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很完美,说是国色天香也不为过。

  没想到穿越还有这样的好事,冉心悦心里简直就是乐开了花。

  “走吧宝宝,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君墨兮道。

  “可是……”冉心悦话说到一半。

  “咕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她脸色一红,头低了下去,弱弱的道:“还未吃早饭呢……”

  冉心悦简直就是囧得要死,没想到自己的肚子这么不给力,以后要怎么面对他啊,啊啊啊。

  “呵……”君墨兮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心想她怎么能这么可爱。

  冉心悦听到君墨兮的笑声,心里更囧,头更加不能抬起来。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马车上备了糕点,咱们待会儿去马车上吃些。”忍着笑,君墨兮道。

  “嗯,好。”闻言冉心悦猛地点了一下头,然后道:“那咱们快些走吧。”她已经没脸在这里待下去了。

  “是得快些了,免得叫宝宝饿瘦了。”似是调侃一般,君墨兮道。

  冉心悦只觉脸上发烫,心想他怎么可以这样,竟然调侃她,真是太坏了。鼓着脸,冉心悦亦步亦趋地跟在君墨兮的身后。

  小丫鬟见冉心悦和君墨兮都走了,也捂着嘴跟了上去。心想他们家王妃真是太有趣了。

  “见过王爷。”君墨兮刚一走出门,就听到一道娇媚的声音,脸上的笑容在那一刻收敛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君墨兮冷着脸,连个眼神都没有给面前的女子。

  女子见君墨兮冷着脸,眼中一闪而过失望,但又很快地被她掩饰了下去,接着柔声道:“妾身许久都未曾见到王爷,心中思恋,特来看望。”女子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君墨兮,脸上流露出蚀骨的深情。

  “现在看到了,你可以走了。”君墨兮冷着一张脸,然后反手就拉住了后面看热闹的冉心悦的手,将冉心悦从自己的背后拉了出来。

  君墨兮皱着眉头,心想这群女人真是太麻烦了,无论他怎么赶,还要死乞白赖地贴上来,侧头看了一眼还在呆愣状态中的冉心悦,他的眉头松了下去。还是这个看起来乖巧,也不惹事,有时候还有几分可爱。

  不愿再与这个女人多待,君墨兮拉着冉心悦的手就走。

  冉心悦被君墨兮这忽然地一拉,差点摔着,身体一冲,就冲进了君墨兮的怀里,她的手死死地拉着君墨兮宽大的袖子,一抬头就看到了刚才与君墨兮说话的那个女子。

  那女子是一位典型的古典美人,鹅蛋脸,柳叶眉,凤眼,樱唇,鼻头小巧。衣着装扮也很得体,并不像她之前看到的那群女子般辣眼睛。

  此刻女子正看着自己,眼中的嫉妒还未来得及掩去,见到冉心悦的那一刻眼中又不由地闪过一抹惊讶。

  “王爷,王爷,王爷出来了!”

  “快看,真的是王爷!”

  “王爷我们来了!”

  “王爷我们好想你!”

  “砰砰砰”整个地都抖了几抖,伴随着女子的尖叫声,欢呼声,一群五颜六色的东西朝这边跑了过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